只点喜欢不评论,是想留个标记回头暗杀我吗?






所幸这里风月温柔。

【忘羡】昔时笔.

-原著向婚后小甜饼,关于蓝二公子的情书(?)。

 

-老夫老妻三十题系列其五“发现信件盒子”。


——


魏无羡从静室榻下堆放旧物的箱中翻出一只小盒。


雕花檀木制,七八寸大小,其上有锁。看起来是个有些许年岁的物件,开合折页的金属处生了不少锈迹,但整个木盒保存甚是完好,磕碰痕迹都鲜少。


这木盒周身无煞气,不像封存什么妖邪之物的灵器。一把未施术的小锁并不能拦住什么,修仙之人随便掐个小诀便能破开。魏无羡拿着它翻来覆去半晌,判定这真的只是个普通物什,又隐隐觉得既是放于静室还...

 

【忘羡/知乎体】如何看待含光君夷陵老祖官宣一事?

-原著向婚后,私设有类似“互联网”的通灵阵。

 

-老夫老妻三十题系列其四“学会你擅长的事”。

 


Rt.

吃瓜群众一枚,单纯想听听大家的看法。


——


1031人关注  99条评论


邀请回答  写回答

查看全部123个回答>


——


用户:来者犹可追.

姑苏蓝氏内门弟子认证V

5.2k人赞同了该回答...


 

【忘羡】海底月.

-原著向婚后小甜饼,内含醉叽。

 

-老夫老妻三十题系列其三“视线粘着”。


海底月是天上月

眼前人是心上人


——


魏无羡脚步轻快地穿梭于街市,东瞧瞧西看看,不知不觉走出一段距离,看到街边叫卖的糖葫芦便随手捞上一支。准备付钱,一摸怀里是空的,恍然一拍脑门回身招呼道:“蓝湛,钱袋!”


蓝忘机牵着小苹果走在不近不远的距离,街上人头攒动,他的目光就始终静静锁在魏无羡背影上。直到魏无羡回身才下意识将视线移开了些,遂略微走快了些,步至魏无羡旁,将钱袋放入了魏无羡掌心。想了...

 

【忘羡】定风波.

-原著向婚后小甜饼,一声不吭赌气叽。

 

-老夫老妻三十题系列其二“压力爆发”。


——


“蓝湛...”


“含光君——”


“蓝、二、公、子——”


魏无羡托腮坐在桌前百无聊赖地嚎了数声,见对面批夜猎笔记的蓝忘机非但不应他,连写着评语的手都没顿一下。只好撇了撇嘴,就势往前一扑遮住了笔记,下巴垫着双臂抬眸,强硬地闯入蓝忘机视线范围。


“二哥哥!”


这下蓝忘机果然只好停下了手里的工作,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,有条不紊地将笔...

 

【忘羡】绕指柔.

-原著向婚后小甜饼,二哥哥偷亲被抓包啦。

 

-老夫老妻三十题系列其一“习惯性吻别”。


——


魏无羡半梦半醒,忽而感到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贴上来,在自己唇角极轻缓地触了一下。


他咕哝一声,翻了个身下意识向身边人温暖坚实的躯体靠近。动作间恍惚看到收拾妥当的蓝忘机正若无其事地半倚着看佛经。窗外的晨光打进来,刺的魏无羡眯起了眼将脑袋拼命向人怀中埋了埋。半晌,才迷迷糊糊反应过来:哦...天亮了。


可是不影响自己再在蓝忘机怀里腻上几个时辰。...


 

【星桥鹊驾0809·00:00】未竟.

*转世叽x鬼魂羡,前世今生。人鬼情未了,狗血一锅炖


*弃权声明:ooc归我,角色归原著。


  


“心愿未竟的灵魂会徘徊世间不愿轮回。”


  

——


  

“——可我真的没什么夙愿,就只是一只失忆的孤魂野鬼而已。所以蓝二公子,行行好咯,你能不能假装...没看见过我?”


  

正值黄昏日落,楼道口的光线在屋檐笼罩下显得有些晦涩。蓝忘机面无表情,神色淡淡地注视着眼前人,或者说鬼更合适——黑衫青年仿佛天生一副笑相,即使现在苦着脸也让人觉得像在...

 

【原耽七夕24h|17:30】清平.

cp:长顾


*原著向甜饼日常。七夕快乐ww

*ooc归我,长顾归原著。


我赠你——清平盛世,海晏河清。


岁月静好。


——


太始二年临近夏末的时候,皇帝陛下曾出宫微服私访过一段时日。


大抵是打小不在宫中生活的缘故,这位曾经的雁亲王如今的代皇帝向来万事从简。如是,出宫带的亲信下人也不多。此次更是只带了侯府顾大帅一人,又是正值盛暑休沐,知道这事的人便寥寥无几。


  


长庚推开客栈雅间的门进到内室时,天色刚刚压黑。


小客栈的采光本就不好,此时晦涩天光从窗棂淌进来,屋内也依旧不甚明亮。长庚眯了眯眼,隐约分辨出个熟悉的身形在案前坐着,...

 

【忘羡】恨别离.

鹊桥仙 04:00 cp:忘羡


*原著向,蓝忘机视角,带着涩意的小甜饼。

*广播剧梗有。

*弃权声明:ooc归我,忘羡归原著。


  


  


“我竟不知,还有含光君会怕的东西?”


  


——


蓝忘机被迎面而来烫到能洞穿一切的火热视线注视着,半晌后放下端至嘴边的茶盏,对视回去,语气半是无奈但仍岿然不动地平静道:“有。”


黑衫青年肃然起敬地坐直了身子。


  


他们此时落座于一处小客栈内。


黑衫青年自然是莫玄羽——或者说魏无羡更为合适。自几日前大梵山重逢被蓝忘机执意带回走,他便一路装疯卖傻,对自己是“魏无羡”之事...

 

【DAY94/杀破狼】倦旅归途.

*长顾初尝试.原著向.细水长流小甜饼.

*弃权声明:ooc属于我,角色属于甜甜


  

长日尽处,我站在你的面前。

你将看到我的伤痕,知道我曾经受伤,也曾经痊愈。


——


太始二年即将入夏的时候,皇帝陛下生了场病。


  


不是什么要紧大病。只是这年的酷暑来的颇早,五月刚至便已燥的厉害。正当朝廷上下都已换上轻薄衣衫准备度夏时,忽而一场暴雨气温回落,便有人中招染了风寒。


皇帝陛下不幸是其中一员。...

 

© 凉白不是凉白开. | Powered by LOFTER